现实版《门徒》在他身上上演 禁毒日来听听重庆缉毒警察的故事-今日重庆-华龙网

被缴获的毒资。江北公安分局供图 华龙网发

?? 华龙网6月26日14时30分讯(记者 祝可 通讯员 袁小丽)“我一直不明白,人为什么会吸毒,直到昆哥和阿芬死了,我才想通,其实这一切,都是源自空虚,那是毒品恐怖,还是空虚恐怖?”这是香港缉毒电影《门徒》的开场白和结尾,也是缉毒警察小贾的感叹。小贾是江北区公安分局禁毒支队的一名普通民警,今年30岁,1.78米的个子,帅气,他在禁毒支队已干了7年。今天是国际禁毒日,让我们一起走进战斗在缉毒一线的缉毒警察,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
  大都市的缉毒警察

  身处花花绿绿的大都市,作为一名缉毒警察,小贾见惯了阴暗和不堪,就像吸毒者阿芬和她丈夫一样,小贾发现,“吸食毒品的大都是社会底层人员,他们过得很窘迫。”

  “这些人每天起床就只为了那一口。”小贾告诉记者,正常人的一天总是围绕着衣食住行在奋斗,但是吸毒者,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,就是需要那一口才能振奋精神。我经常问他们:你这么恼火了,还吸啥子啊。这些人说:没有办法。不吸,无法过下去。长期以往,他们就越陷越深。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”。

  毒瘾主要是心瘾。一个正常人为什么会吸毒?小贾说,很多吸毒者没有意识到这种危害性,以为自己偷偷吸两口,不会上瘾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并且认为不具有多大的危害性,但是为了吸毒家破人亡的大有人在。

  “吸食毒品每天消费几百元,吸食麻古等新型毒品会让人很堕落,吸毒后,他们变得很慵懒,无心无力去工作,什么都不想做,也没有兴趣去做,只想做点很轻松很好玩的事情,所以他们喜欢赌博,经常熬夜通宵打麻将。”长期吸食,这些人会出现幻听幻想幻觉,甚至神经问题。小贾说,6月初,他们抓获一个吸冰毒的,连续打了两天两夜的牌后,上一秒还正常的他,吃饭的时候饭碗突然“哐当”一声掉在地上,因为他边扒饭边睡着了。

  “毒品让人丧失意志,让人疯狂,贩毒的老觉得每天有很多警察在盯着他,于是喜欢约起一起耍,一起挥霍,一起吸毒。”小贾说,由于贩毒的人,来钱很快,消费也特别高。但是高消费也促使这些毒贩更多铤而走险。

  看到了太多人间悲惨的小贾,立志打掉毒贩,让毒品少祸害些人。最近几年,小贾相继参与破获了多起大案。

  斩断滇渝两地特大贩毒团伙

  2014年初,江北警方在案件侦查中发现一条线索:重庆男子罗某长期从云南昭通购买大量麻古运回重庆主城贩卖,每次数量在千克以上。联合专案组成立。

  经过半年的侦控,专案组发现,罗某贩毒的活动减少,但团伙骨干分销人员黄某活动频繁,并跨过罗某自己从云南组织大宗毒品回渝。又经过一段时间侦查,专案组发现,该团伙分工细致、成员多、层级多、关系复杂,一次收网难以彻底摧毁。

  “对于这种组织结构复杂、成员众多的团伙,要摸清每个人的基本情况、角色分工、活动规律绝不是一朝一的事情,必须有较长时间的侦察。”小贾说,要做到很充分,在充分的情况下再找一个契机点。

  小贾介绍,黄某团伙的车辆豪华,反侦查能力强,最差的都开的是奥迪A6,车内还装有摄像头。专案组几次去跟踪,根本无法跟上。团伙成员都沉溺赌博,有时一夜输赢百多万元,资金需求特别大,为了钱,敢于铤而走险,“他们拿200万的货,一天都可以全部分销出去,速度非常快,非常疯狂。”

  但是,再狡猾的狐狸也难逃猎手的追捕。

  2015年1月,在江北区一小区,黄某和上家“琴姐”约定见面,讨论下一轮交易事项,专案组顺利将其抓获。现场民警缴获毒品麻古93.56克、毒品海洛因25.1克、毒品冰毒4.84克,现场收缴毒资27500元。

  2015年4月,小贾和同事们分成三个作战小组同时在江北、渝北、九龙坡,将黄某和“琴姐”的上家李某以及来重庆和李某交易的云南人刘某等捉获,现场缴获毒资210余万元。

  2016年11月,另一位上家刘某,从重庆出发至云南昭通,准备购买大量毒品运回重庆进行贩卖牟利。专案组立即组织人员赶往云南昭通开展工作,并查明,刘某在云南昭通从上家手中购得麻古约2000颗,冰毒约1公斤后返渝。12月1日,刘某在重庆市渝北区某小区电梯内被民警捉获。

  2017年11月,南岸区洋人街323公交车站旁,3名分销人员在贩毒中被擒。

  提起抓捕毒犯的危险,小贾回忆到,在抓捕嫌犯刘某时,确实很惊险。当时得知嫌犯刘某已经乘坐电梯上楼,在楼下等待的小贾立即按停了全部三电梯,当第一部电梯停在小贾的左手边时,打开的那一瞬间,小贾认出了电梯里被两人环绕的那个人,就是刘某。小贾顺势一探,进了电梯。电光火石间,小贾掏出了枪,抵着刘某的脖子。“不许动,警察!”。还没有回过神的刘某和其同伙,迅速被随后跟进的其他民警控制住。“一个人冲进去,你不怕吗?”“那个时候真的没有考虑那么多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一定要抓住他。”小贾告诉记者。

  本案最大的一笔毒资,有210万。云南人刘某,安排马仔将毒品运到重庆后,专程从昆明飞到重庆,与重庆买家李某见面确定交易后,在宾馆被民警当场捉获。当场查获毒资210余万元,当小贾询问刘某这些现金时,刘某告诉他这是拿来买房子的。但是民警细致的工作,早就掌握了刘某的所有动向。

  案件办理过程中,一些毒品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。这也给其他同伙造成不少的压力,一些毒贩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,由于没有其他收入来源,过惯了奢靡生活的毒贩,又不得不重操旧业,从其他地方寻找货源。”小贾告诉记者,在打掉刘某的上家李某后,刘某又从其他地方借款,准备再次贩毒时,被警方抓获。

  该案从最初发现线索到全部告破,持续近3年。这是小贾近几年参与的一个特大案,最终抓获犯罪嫌疑人37人,缴获毒品26487.77克(其中冰毒7279.06克、麻古16976.7克、海洛因1171.9克、K粉1060.1克),扣押车辆3辆,收缴毒资210多万元,在公安部和重庆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领导下,打掉了往来于云南重庆两地的特大毒品案。

  打掉盘踞川渝两地特大制贩毒团伙

  “我有做宣传吗?我没有。又不是我引诱他们吸的,我没有。”电影《门徒》里,刘德华饰演的昆哥是一个集制贩毒于一身的大毒枭。在被卧底警察阿力问及贩毒一事时,昆哥怒而诡辩,其实他心虚了。

  现实中,制毒是整个毒品行业毒源。由于全国各地纷纷严厉打击,毒品的价格猛涨。现在冰毒市场价相比2014年,大约涨了四五倍,“这导致有人冒险制毒,往毒品里面加东西。”在侦破黄某案的过程中,小贾他们打掉了一个重大制毒案。

  2014年12月,小贾和同事们接到情报,另一名黄姓男子经常往返重庆各区县,进行大宗毒品交易。江北警方经过摸排,发现该名叫黄某开的男子背后极有可能隐匿着一个特大制贩毒网络。这一情况引起小贾和队友的高度重视。经过一年半的侦察,一个以张某、姚某为首的横跨川渝两地制贩毒团伙在警方深入侦查下浮出水面。该团伙涉毒网络为:四川成都上家张某提供“货源”,王某、刘某负责“送货”,然后通过重庆中间人姚某、罗某将毒品贩卖给重庆下家黄某开,黄某开再将毒品分销给其下家邓某等人,形成“有组织”的上下线关系。

  2016年4月6日,专案组分成四个小组同时展开收网行动。6日16时许,第一行动小组在四川渝遂高速公路西眉镇下道口附近加油站,将准备进行现行毒品交易的姚某、刘某、王某三人捉获,当场查获冰毒可疑物11909.1克,同时查获王某贩卖给姚某的自制手枪一把以及子弹1发。

  4月6日19时许,第二行动小组在重庆永川某小区门口抓获犯罪嫌疑人罗某,随后搜查出一批制毒工具,以及冰毒液体5205.8克,冰毒414.6克,麻古2759.76克,麻黄素28.4克。

  4月6日21时许,第三行动小组在重庆渝中区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开。民警在黄某家中查获麻古1100.8克,冰毒51.39克,冰毒液体1073.1克。

  4月7日,第四行动小组在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某小区内将毒品上家张某抓获,在其家中缴获麻黄素60500克,麻古1350.71克。

  4月10日,民警在王某租用的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某小区租赁房内,查获冰毒29.44克、冰毒液体62504.39克以及子弹21发。

  “罗某和黄某开一起研究如何制毒,探索结晶技术。他们从四川金堂买来毒品,融化,羼加东西,然后结晶,制造毒品。”小贾告诉记者。

  这个案子打得很漂亮,抓获犯罪嫌疑人7人,查获固态冰毒13.2公斤,液态冰毒68.8公斤,麻古8.5公斤,制毒原料麻黄碱60.5公斤,扣押涉案车辆6辆,捣毁永川、四川金堂制毒窝点2处,缴获仿“可尔特”手枪1把、子弹22发,以及制毒工具一批。

  差不多两年时间,小贾不知去永川和四川金堂好多次。

  “大案子需要长线侦察,搞毒品案子的人脑壳要灵点。”小贾说。他还记得,他之前对罗某很了解,在动手之前,已经在罗某住的地方踩点。“当时他正开车准备出小区,情急之下,我只有假装新手倒车,左拐右拐之下,顺势把他的车撞上了。随后,我下车假装上去赔礼道歉,顺势将其抓获。”

  办得了大案也“沙”得了“药娃”

  小贾说,缉毒警察和其他警察——比如刑警——完全不一样,他们是案子发生了再去办理,我们是要自己去找案子。“到街头、麻将馆、娱乐场所去找。”重庆主城的旮旮旯旯,他都清楚。小贾说,这叫“沙药娃”。他“沙”得特别的准,也就是说,一看就知道那人吸没有吸毒。

  看眼神,也要闻气味。吸毒者身上有股特殊的味道,只有长期与毒品打交道的人才能闻得出来。“只有鬼才晓得鬼,用我们的话说,只有鬼才找得到鬼。通过吸毒的找到贩毒的。”

  现在较少上街“沙”了。为什么呢?“以前是现钱现货,现在新的通信技术让交易方式不断创新,大大增加了交易的隐蔽性,也增加了办案的难度。”汽车的普及带来更大的麻烦,毒贩交易更灵活,随时可以开车逃跑。今年6月,小贾为阻止毒贩逃跑,死死抓住他的车门,被活活拖了十几米,一度有了生命危险,世界杯即时比分赔率

  吸毒人员隐藏得越来越深,涉及人群的面也越来越广,有的有正当职业、稳定良好的家庭;有的还有一份好工作。不久前,小贾抓了一位吸毒人员,40多岁,是一家餐馆的凉菜厨师,有家庭孩子,人和和气气的,朋友圈也挺正常,“我没有想到,他不但吸毒,还是男同性恋。当时餐馆的人都很诧异。”

 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

  “我不是自己要吸的,为了证明给我朋友看毒瘾可以戒掉,所以我才吸毒,哪知吸上了就戒不掉了。”这是电影《门徒》里吸毒者的可笑与无知。

  但在毒品面前,谁是受害者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毒品可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。“其实道理很简单,人很容易被生活中的欲望与诱惑所迷惑,他们在生活中感到无聊与迷茫,对一切都失去了寄托与希望,他们找不到明天,就拿烟酒来麻醉自己,当烟酒都满足不了他们的时候,他们就用毒品来麻醉自己。”缉毒警察小贾,和电影中的卧底警察阿力一样,充满了悲悯和无奈。

  “因为绝望接触毒品,因为毒品导致绝望,循环往复,直到灵魂被吞噬,这样的无限循环才是毒品真正的可怕所在。”不过,阳光的小贾认为,生命的方向总是螺旋向上的,向着能够照到光亮的地方前进,我们就可以远离毒品,甚至戒掉毒瘾。“珍爱生命,远离毒品,不是一句空话。”